Sunday, November 27, 2016

杞人忧天还是藉口?


在公共设施上州政府真的要跟中央政府画清界限吗?我最近看到一篇匪夷所思的文章说州政府不能“碰”任何一个属于中央政府的道路,如果硬硬来维修律属中央政府的道路或管辖范围会引起法律追究责任,甚至会因此“激怒”到有关当局而拿不到工程拨款-MARRIS *。

首先我必需说明我对发表者是没有恶意,毕竟我不认识她但是有许多盲点必需给予纠正。如果因为州政府的一番好意而“激怒”到中央政府我觉得这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果有商家自愿掏腰包为政府修桥补路政府都还感激不尽怎来“激怒”呢?虽然每条到路都属于不同的管理单位,有些时候多付出一点又何必那么计较呢?毕竟政府用的都是纳税人的钱啊!

由于选区的划分有些区隔一条马路就由不同政府管辖。莲花苑与蕉赖选区是两隔壁,六里村44路以后就属于莲花苑选区,是在雪州政府和安邦市议会管辖处;而1路到43路就是蕉赖区,是在中央政府和吉隆坡市政厅管辖处。如果是在安排铺路,两隔壁有时我们就会顺便吩咐有关负责人把隔壁的路也铺了。从来不会因为帮隔壁区修桥补路而被政府起诉。

其实很多事情是事在人为,只要州政府委派官员与相关部门说明就行了。我记得巴生第3大桥本来是中央政府的工程,多年来都只有雷声大雨声小。最后雪州政府宣布自己出钱建桥,不过有没有起好我就不清楚,因为很少去哪里。

虽然在好几个州属州和中央是不同的政府,可是很多会议上州政府也有邀请中央政府官员出席并一起商讨课题;同样的中央政府也会在相关的课题上邀请州政府代表出席。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不也常常邀请直辖区在野议员出席会议吗?据我所知某位资深在野党领袖还相当“粘”这部长,“粘”到部长上厕所他也追着去。

总结一句,事在人为。虽然每个人、每位公务员都有自己的政治倾向,但是不同阵营的人搞不好也是邻居。虽说槟城是希联执政,可是国阵的领袖和支持者也有槟城人,如果州政府要提升公共设备和道路,大家都求之不得,何来担心“吃过界"的问题呢?是杞人忧天还是藉口?
*MARRIS 的拨款是中央政府每年从国家总收入中以比例方式拨放给各州政府用来提升公共设备和修建马路,其中并没有阐明什么路可修什么路不可,控制权完全在州政府手中。

Wednesday, November 09, 2016

解构与建构 Destructive vs Constructive

我记得看第一届中国好声音的节目有人问哈林导师为何选择吴莫愁这位学员代表哈林组。哈林的答案是她的声音破坏性很强,破坏歌曲后她会重创自己版本的歌唱风格。这种解构再重建不就是特朗普的写照吗?他竞选期间的言论和行为有很多都颠覆了以往候选人的一贯作风。 大概美国人都厌倦了一如往来的刻板政治,突然来个不一样的人物让大家特别注意。当大家都担心此人会为美国或国际社会带来无可预测的灾难时,或许他也正建构新的政治模式。 就如吴莫愁那样,对我而言其样貌并不是那种标准美的歌手不过其特殊的歌声和有点“怪异”的样貌恰恰就符合大众口味,现在是中国一线歌手呢! Trump‘s style in politics may be very destructive but it is also a process to construct a new political model, just like the lady Momo who won the runner up in The Voice of China. Her sound is destructive and her outlook doesn't belongs to the standard beauty group but she created her own style and now she is a very popular singer in China.

Saturday, August 20, 2016

一个奥运团结一个国家



奥运羽球赛在李宗伟赢得银牌后就告一段落,这次的奥运时我国赢取史上最多奖牌的一次。虽然暂时与金牌无缘不过奥运的情绪也会继续在马来西亚发酵。

许多人民在这次奥运只期望李宗伟为马来西亚夺金跟本没有想过我国“突然”在女子组双跳水摘银、室内脚车摘铜、羽球混双摘银及羽球男双摘银。突然间有更多的民众更关注奥运赛事,更有议员因为太过紧张看比赛而误骂国营电台不播羽球混双决赛,结果发现原来比赛的时间延后了。

在羽球男双比赛的那晚也是李宗伟跟其世纪宿敌林丹在半决赛的生死战。许多民众无论什么种族纷纷放下手上的工作来观赏这精彩的球赛。李宗伟苦战3局后终于杀入决赛;而男双决赛在微差分的情况下败给中国队而夺得银牌。这两场赛事精彩无比,还有老人家因受不了刺激心脏病爆发而离世。

在电视荧幕前观赛的人包括马来西亚各个种族,每当赢分的时候欢呼声此起彼落。看到刺激的时候大家都手握拳头全神关注。此时荧幕里和荧幕前已经没有种族,更加没有区分政党背景,大家眼中看到的是马来西亚队!大家都为自己国家队加油打气。

运动项目不单是运动员个人的比赛,它也牵动全国人民的情绪和斗志,也是拉近各族关系的一个重要桥梁。希望羽球或其他运动项目在未来继续扮演打破种族隔阂的角色,希望各族人民以马来西亚人为荣!

Sunday, July 31, 2016

设计可以把朝气的人便庸俗

虽然最近“韩流”吹袭亚洲,虽然那个宋仲基也有几分姿色,但是广告商也不必铺天盖地地用他做代言人吧。每次打开中文的网页总少不了他的样子,刚刚经过商店,其中一款7系列的面膜封面包装全都是他的样子,太过吓人了!另外,我真不明白,那些广告商砸重金聘请他当代言是否也可以花多谢钱请些像样的设计师和创意总监呢?大部分的设计又俗气又丑,没有美感和艺术好言,只有-hard sale 的成分。宋仲基的经理人也可能太忙着数钞票,那些太糟糕的设计应该要求换掉或修改,怎么能够随便让这些设计过关呢? 一个朝气蓬勃的欧巴最后变得庸俗,无言。。。

Tuesday, March 31, 2015

大马华人的人格分裂症

名家  2015年03月30日 | 作者:温啸竹 (转载自东方日报)

大马华人的人格分裂症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逝世后,无论网络,还是平面媒体几乎对李先生吹捧到底。特別是住新山,长期浸淫在岛国电台电视台节目播放中的一眾大马华人,更是如此。
死者为大,尊重逝者,特別是尊重刚逝世的人,可谓是华人的优良美德,於是,一眾评论家们,大至评论人潘永强博士、唐南发学长,小至在各大社交平台媒体发言的小小网民,只要流露出对於李老先生铁腕政策的不屑,就会惹来一眾因老岛主驾崩而突然出现的「李光耀粉丝」所訐譙,从訐譙的文字当中,也看得出这群人已经失去理性到歇斯底里的地步了。
可问题是,老岛主自己生前也说过,功过评说,也得等他死后,才能如中国人所说的「盖棺定论」吧?所以现在,他老人家逝世了,盖棺定论的时间到了,评论李光耀执政期间过失的评论家们,
並没有针对李光耀进行人身攻击啊?(打个比方,直接没理据就说李光耀就是个坏人、独裁者诸如此类)然而,客观的,並且有理据支撑的评论,却依然还是被一眾患者们打趴在地,嘴里嚷著什么「你老几……」,「就你也配评论李先生……?」,「你没治理过国家就別在那指东打西的……」诸如此类的咒骂字眼。既然这样,下文就姑且分析一下患者的症状,確认一下患者们是否就是患上了人格分裂症,並尝试分析一下患上人格分裂症的成因吧。
人格分裂症在维基百科上的解释,我姑且节录一小段:「多重人格即具有超过一个人格存在,就有如「在一个身体里住著好几个灵魂」。」那么,为什么可以说,这些因老岛主驾崩而冒出来的「粉丝」可以说是人格分裂症患者呢?简单而言,下列几点即可证明。
在这群人格分裂症患者中,有不少人是口口声声捍卫本国华教(当然也有不少是实际行动付出)的人士,他们往往在本国政府不遗余力地打压华文教育之际,发挥个人微不足道的力量,团结起来成为一股舆论洪流,挫败执政当局扼杀华教的阴谋;然而,也正是他们这群人,在李光耀逝世之际,佩服、倾倒等等词句不绝於耳。
摧毁华教的祸首
弔诡的是,李老先生当年正巧就是把新加坡母语教育连根拔起的罪魁祸首,正巧就是把东南亚第一所民办华文大学(南洋大学)摧毁的幕后黑手(更妙的是,南大的资產本来都是马新两地民眾发挥点点力量建成的,新加坡政府几乎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获得了南大的资產,顺带褫夺了陈六使的公民权,多便宜的好事儿!)。一个口口声声爱华教大马华人竟然对此视而不见,老人家逝世时敬佩尊重之声不绝於耳,一个爱护华教的人们向一个摧毁另一国度华文教育的老人致敬,这等弔诡的事情,除了人格分裂症患者做得出来以外,笔者实在想不到还有哪个正常並有健全人格的人,能有如此本事做得出来。
另一批患者,则主要是口口声声,支持马来西亚民主运动,迈向两线制的人们。
净选盟的几次大集会,都能看到他们的踪影,就算见不著踪影,也会坐在电脑前,充当键盘义士(简称键人),为了国家的进步与繁荣,不惜广发分享並批评执政当局一切企图让国家更糟糕的阴谋,对於本国政府扣押异见人士/打压反对党领袖实行威权政治多番批评之际,却在另一个实行威权主义的老人家逝世后,给予最高的敬意!要知道,把林清祥送出英国「深造」,送谢太宝「吃25年的皇家饭」(当然,费用由新加坡人民承担),把邓亮洪送到新山这「罪恶之城」(啊,又是另一段令新山的人格分裂症患者们痛並快乐著的回忆。)等种种打压异己分子/反对党的杰作,都是这位李先生的杰作啊!然而就在李光耀逝世后,奇蹟出现了:一群口口声声支持人民民主言论自由的人们,居然向一个打压异己分子不遗余力的老傢伙脱帽致敬!
当然,人格分裂症患者们面对这样的詰难,最普遍的回復就是:当时李先生乃是形式所迫,新加坡独立初期一无所有,因为这样,所以必须那样……等等。稍停一下,请按著良心,回答我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了经济的发展,就可以抹杀掉人民民主自由的权利吗?你们整天说,李光耀这样做,是绝对正確的,牺牲几个人,换取国家的高度经济发展,那是值得的。那么,我在问多一个问题好了:如果你就是那个牺牲者,你愿意成为那个被牺牲的人,换取今天国家的繁荣吗?又或者换个方式这么问好了:今天我国的领导人,同样也在使用李光耀对待异己的方式对待我们,你在那边高声抗议;然而李光耀残酷对待异己,你却说这是时势所需?因为李光耀的方式没有伤到自己,所以不觉得肉痛,还是因为他是「华人之光」,所以这样做,绝对正確?
民主只是奢侈品?
並非说,我们不能尊重李光耀先生,为了建设新加坡这个一无所有的小岛,诚如老先生自己所说,他付出了一生的努力,笔者对此也无意抹杀。但是,在讚美之余,是否也该审视一下,今天岛国的繁荣,背后究竟牺牲了什么?这些牺牲,是不是必要之恶(Neccesary Evil)?
笔者猜测,笔者口中的人格分裂症的患者之所以產生,原因只有两个:1,对自己国家的不满,並把期待投射在李老先生和他的国家之上,这是一种因恨铁不成钢的心理,而造成的人格分裂。2,完全认为自己,就如同李光耀在日治时期领悟出来並在后来管理新加坡中所使用的治理理论/哲学中的核心要旨底下的人:这些(华)人是需要严刑峻法,才能受控制的一群,若不这样,这情况必然失控。
若是人格分裂属於前者,你还是有救的,因为你需要做的,就是学习李光耀把对手逼到死角,然后勒死对手的狠斗精神,发挥在对付本国的恶政上,则我国,儘管债务纍纍,还是有一丝曙光;若是后者,笔者只能说,你不过是个无药可救的人格分裂病患,你所赞同的,依然还是前清,乃至更古早以前,法家先人所倡导的,人是需要如此轻贱对待的,民主自由对於我们,不过就是个奢侈品而已,若是如此,道不同不相为谋,笔者是一个致力於追求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现代人,笔者也救不了你,你就这么去吧……
最后,仅引用潘永强博士在面子书上对於李光耀先生的评价,作为结尾:「李光耀固然有政绩和执政能力,但在西方眼中,一个能干的市长或总督就可做到,只有东方社会才会惊叹如此贤君。」诚然,李先生建设国家的贡献,为人所敬仰。然而,当中所使用的手段,是否可以不需要如此的简单而粗暴?那是有必要进行进一步探究的

Saturday, March 07, 2015

Jenice_lee: The Empress Of China 武则天

Jenice_lee: The Empress Of China 武则天: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称帝的女性。如果当时她懂得实行男女平等政策、更改家族祠堂的习俗及皇位继承制度,或许还会出现更多的女皇帝。比较在传统的社会里,姓氏和族谱等风俗和礼仪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花了近一个月一口气看完《武媚娘传奇》,发现剧情有十分多不合理的情节,其中包括那...

The Empress Of China 武则天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称帝的女性。如果当时她懂得实行男女平等政策、更改家族祠堂的习俗及皇位继承制度,或许还会出现更多的女皇帝。比较在传统的社会里,姓氏和族谱等风俗和礼仪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花了近一个月一口气看完《武媚娘传奇》,发现剧情有十分多不合理的情节,其中包括那个徐慧(武媚娘的好姐妹)突然对武媚娘的仇恨到达极点,只是因为皇帝宠爱武媚娘。进入后宫的女性都应该知道,即使没有武媚娘皇帝也可能宠爱其他嫔妃。

另外,武媚娘此女也太神了,她能文能武,可上战场、可挡刺客、可跳舞、可下棋等等等。有没有那么厉害。如果是的话她早就成为了长安的一大才女,什么时候轮到徐慧?

在历史上,武则天根本就不是什么心地善良的人,皇帝高宗也没有象剧里那样宠她宠到极点。此剧在包装武则天的善良好像有点过龙了。

武则天称帝可说是女性的骄傲,只是后来的女性都以垂帘听政也不再称帝了。

虽然历史上不会再有女皇帝,不过未来中国或许会出现女主席,我在等着。

今日是3月8日妇女节,我并不是说一定要女性当上“皇帝”才叫男女平等,只不过要求所有决策者不要有性别歧视,以人人平等的原则,相互尊重作为处事原则而已。